环亚快讯首页 > 娱乐 > 正文环亚快讯huanyanews.com

股票停牌,"卖身"做牛肉生意:这辆畅销28年的摩托车开沟里了吗?

时间:2016/11/9 17:27:11

文/杨大侠

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,是对命运无常的喟叹,也是当今社会传统企业转型的写照。

11月1日晚间,新大洲A(000571)公布,将对非主营业务核算的摩托车产业资产进行剥离,出售新大洲本田的全部股权。此次交易,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。

今年5月,新大洲A的最大股东新元投资以7亿股价,将“第一大股东”转让给深圳尚衡冠通;受让后,新大洲控股将以定增股份的方式,收购黑龙江恒阳牛业100%的股权及相关资产。

7月,恒阳牛业入主后,资产注入却遭受阻滞,自此引发了长达半年之久的A股停牌。11月3号,新大洲A表示,预计1个月内复牌。

以摩托车起家,纵横行业近三十年,而今要摒弃本行,转战牛肉产业,且为新战略的资金筹措,不惜停牌半年之久,新大洲这一风马牛不相及的转型之举,大概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。这次转型的背后,是新大洲气定神闲的致胜谋定,还是慌不择路的无奈之举?

海南之星的光与尘

自1988年创立开始,新大洲摩托的发展可谓顺风顺水。改革开放初期,海南有幸成为经济特区的一员,新大洲在这片沃野之地应运而生。在海南股份制试点领导小组的推动下,6年后,新大洲摩托的销量突破万计,此后,它的好运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

新大洲厂区

 

次年(1993年),新大洲摩托销量破5万;1994年,销量翻番,突破10万;1996年,新大洲成为亚特兰大奥运会“特许摩托车”;1997年,新大洲品牌成为“中国上市公司百强上榜公司”第五位;1998年,新大洲以65.4万的年产量,成为行业第二……

从创立到90年代末,新大洲的飙升之势,近乎呈指数增长,它俨然成为海南、乃至整个中国的一颗耀眼明珠。在它的光华下,其它品牌黯然失色;可惜的是,这份曜日光芒,也只能到此了。

2000年,应该是新大洲最后的光辉岁月,它被评为“2000年中国大陆一百大上市企业排列行榜”;次年,新大洲与日本本田合资,建立新大洲本田摩托有限公司,双方各持50%股权。问题的迭出不穷,就从那时开始,如蒙尘一般,渐渐覆盖了新大洲的光泽。

2002年,新大洲进军医药市场;2003年,新大洲物流公司成立;2004年,新大洲与海南、上海地产商合作;2005年,新大洲回过头看:在野蛮扩张的几年里,公司已经亏损2.7亿!

为了扭亏为盈,新大洲复又挖掘新大陆:能源科技、煤矿、航空制造、游艇制造等。在此期间,新大洲确实实现了盈利,并常年保持摩托出口全国第一,新大洲A也摘掉了“ST”的帽子;但仔细看盈利数据,却并非那么简单。

以2016年为例,新大洲三季报的利润总计6462.96万,同比下降23.84%,但其中的85%(约5644.96万),都是由新大洲本田贡献的。新大洲开发了那么多新大陆、新业务,到头来,却还是只有老本行挣钱。

而现在,这份能够盈利的“老本行”,却要被东家拱手转让给别人,这不能不让人为之唏嘘可惜。而值得推敲的是,新大洲股份为何要转让这笔挣钱的股权呢?

“不务正业”背后的逻辑

1988年出世的新大洲,赶上了一个好时代。虽然在1985年,北京就实行“禁摩”制度,但从一个城市辐射到全国,这还要很长一段时间;且当时国内摩托大牌就只嘉陵一个。此外,当时私家汽车对一般民众而言,无疑是一种奢望,摩托车成为绝大部分家庭出行的刚需。

需求大、竞争小、政策宽松,就不难理解新大洲的爆发式成长,本田的入资也顺理成章:一方面,资金都会选择有生命力的企业;另一方面,当摩托车行业竞争日趋激烈,当地政府也会出台引入外资,对该地的龙头、优质企业进行升级保护。

到2000年,新大洲无论技术、质量、产量,都已达到无可挑剔的成熟,且口碑与影响力,足以让它至少风光到2008年(2008年后,整体销量开始下滑)。鉴于此等优势,海南新元投资成为新大洲最大股东;同时,新大洲、本田、政府三方因势利导,组建了“新大洲本田”。谁也没想到,这次组建,成为牵制新大洲发展的首要障碍。

 

中国历年摩托车销量走势图

 

新大洲与本田合并,实质上是一件好事。1984年,上海一汽引入德国大众,成为第一家合资企业,展开了汽摩企业“市场换技术”的壮伟蓝图:一方面,中国企业借用外企技术,提升产品品质、品牌影响力,同时外企能帮忙阻止一部分外企同行的入侵,提高国内企业品牌竞争力;另一方面,外企收获了中国这个人口密集的大市场,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导向。新大洲与本田,就是双赢中的成员之一。

但这里面有个问题,新大洲本田的管理者是由股东双方委派的管理层。这种设置,架空了新大洲控股对新大洲本田的实际控制权,财务报表无法合并,投资收益中的真实利润无法反映出来。这就直接导致新大洲本田无法在新大洲的上市平台上施展,公司也无法对新大洲本田给予全力支持。因此,所谓的“市场换技术”,非但没将本田技术收入囊中,还让摩托车业务在新大洲控股中逐渐淡化削弱,生生变成一块鸡肋。

当核心业务沦为鸡肋,新大洲不得不发展医疗、物流、航空、游艇等其它领域。看似“不务正业”的举措,实质上是在探求一块孵化地,以期找到更符合新大洲控股的基因。然而,如果你连自己的产品都保护不好,寻找“庶出”就更为艰难。

这些“不务正业”的板块中,航空制造、游艇制造、地产等,都有一个共性:重工业。重工业的最大问题,就是投入大、建设时间长而收益缓慢。此外,医疗、地产等业务,对于新大洲这只会搞制造的“门外汉”,尤为举步维艰;更悲催的是,地产在前几年低迷不振,而互联网也在这几年,对传统工业造成强力冲击。新大洲的种种试错,现在看来,都无异于自找罪受。

当中唯一可圈可点的,当属煤炭板块。公司旗下的五九矿区的注册资本增值、产量扩大,与枣庄矿业的合作、技术交换,在日渐式微的矿业浪潮中,新大洲依靠持续上涨的煤价,年年获利。据公告显示,到2015年上半年,煤炭成为新大洲控股的主要收入来源,占整体46.01%。可惜的是,从此以后,新大洲煤炭产业一直走下坡路,而游艇、医疗等业务转型,如今依旧一纸空文。

 

内蒙古五九煤炭

 

与此同时,摩托车行业在2008年到2015年里的总体销量下滑了30%左右——“禁摩”的呼声越来越大,政府的执行力度也越来越强。当中,即便摩托龙头连嘉陵也无法幸免,而钱江直接由A“堕落”回了ST。

在本行业领域内,新大洲本田的负荷越来越重,核心偏离越来越远;煤炭、制造等虽然逐次后来居上取而代之,却压得公司苟延残喘。加之今年“第一大股东”的人事变动,新大洲董事长赵序宏也被“架空”,公司控制人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。

为了主产业的持续,新业务的开展,也为了终结内部持续半年的动荡,“两害相权取其轻”,新大洲不得不剥离与主业关联较弱的摩托车产业。

然而此次重组与“卖身”,并非新大洲控股盘算的那么理想化。

卖牛肉的胜算

卖摩托车的来卖牛肉,或许并非新大洲控股的本意。据了解,大股东尚衡冠通的创始人陈阳友,亦是恒阳牛业创始人;今年7月,新大洲三证合一,企业法定代表人亦由赵序宏变更为陈阳友。由公司现任董事会职位分布可以看出,大股东通过资金不仅换取了牛业市场,也换取了新大洲A的话语权。

 

新大洲A当前董事会分布

 

但无论私心也好,真心也罢,这对新大洲的崛起和转型,或许都是一个机会。

首先,牛肉消费需求在中国进入快车道。东吴证券指出,中国牛肉消费需求在2007年到2014年间增长了14.46%,长期供不应求,通常需要从国外进口。

其次,被收购的恒阳牛业,在行业中有11年经验,累积资产超过20亿,其规模高达50万吨的年加工量。此外,恒阳牛业拥有56条生物蛋白肠衣生产线,采用“全球产业布局+国内营销”的模式,在保证量的同时,也促进了牛肉的消费升级。

再次,食品类企业与工业关系不大,成本回收时间更短,盈利更容易实现;同时,牛肉及其加工产品更容易互联网化,能促成新大洲更快捷、低风险地转型;此外,新大洲的物流体系与牛肉配送相结合,也容易实现事半功倍的成本投入。

前景很诱人,而困难更现实。

在大部分人心中,“新大洲”就是个卖摩托的,特别是早期在央视进行大量广告投放之后,这种观念更是根深蒂固。卖摩托的突然去卖牛肉,人们通常只会有两个反应:要么是疯了,要么是噱头。很明显,对于这两种,消费者通常不会买账。当然,如果新大洲能有米其林跨界做餐厅的手段,那另当别论。

而最核心的问题,是1:1的股权问题。持续的停牌,并非新大洲所愿,而是此次股权的更弦易辙,已构成重大资产重组,并非新大洲控股一厢情愿就能实现,还需要本田方的首肯。新大洲官方说1个月内复牌,是在实现调停的情况下;若分歧难以化解,即便无期搁浅,也不无可能。

纵观新大洲“不务正业”的试错历程,呈现了一个规律:什么火,做什么,摩托车、地产、煤炭、制造,概莫如是。这些工业、服务业上的做局,其实跟价值投资是一个道理:放长线、钓大鱼。要钓到大鱼,关键要看这个业务能火多久、爆发的持续力多长。像煤炭、地产等,在这个时代明显寿命有限,它们也就跳出了投资的本质。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http://t.kanshangjie.com/r4

在克服掉种种困难后,新大洲转型最大的胜算,应该就是一个明白投资本质的人的加入——有时候掌舵人的退位,未尝不是企业振兴的关键决策。

(责任编辑:环环02)

已有0条评论,共0人参与